聯系我們
400-027-0600 1452046198@qq.com
工作時間
7*24小時 全年無休
律所動態
劉琬琳律師| 懷孕,給我最甜蜜的打擊
添加時間:2019-01-22 13:12
        “她哪里是追求好,她要的是好上加好!”
        劉琬琳的老公劉剛笑著說。
        “剛戀愛的時候,她大學同學告訴我,琬琳一直是宿舍里最愛打掃衛生的,因為她有一點潔癖,又不愿意支使室友,每次都默默把宿舍弄得干干凈凈。”
        談起自己的律師妻子,劉剛的話匣子就止不住了。
        “她團隊的劉家廣曾經告訴我,琬琳初次面談客戶都要花三個小時,那個耐心和負責的態度,完全看不出是個部門主任。”
        “現在已經成立自己團隊的徐丹,以前就是琬琳帶出來的。那時候她們團隊開會,動不動就一兩個小時,搞到十點多也是有的。”
        “她剛到湖北尊而光律所的時候,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在生孩子前,一天能接幾十個電話,凌晨一兩點還能接到當事人的電話。后來懷孕了,也沒丟下團隊,工作一直在繼續。”
        “約會?不存在的。”剛哥搖搖頭,“她的節假日都是當事人的,老公暫且靠邊站。”


 
 
 
        高光時刻
        采訪結束后,我一直在想“不錯”這件事。
        這個詞實在太沒意思了。
        不錯,就是不好也不壞,就是還行。
        而當律師,最怕的就是“還行”——這是一種敷衍當事人,敷衍自己,而又無能為力的感覺。軟綿綿的。
        律師們,往回想想,你的辦案經歷里,應該辦理過不少“不錯的案子”。那你能想起你辦的“特別棒的案子”嗎?
        你做過很多不錯的工作,辦過很多不錯的案件。其中哪些,是你做得特別好,想起來就激動興奮、由衷為自己驕傲的?
        前者是律師辦案的基本要求,而后者則是律師職業生涯中的高光時刻。
        你的“高光時刻”有多少?
        在剛哥的話語里,琬琳總是閃著高光。

 
 
        好上加好
        高光時刻,不是“不錯”這么簡單,甚至都不是“好”,而是“好上加好”,是“精益求精”。
        她的團隊成員曾在工作郵件中提到了一個細節。
        當時琬琳接了一個婚姻家事案,在回訪、面談、調解、辦案之后,流程基本結束了。
        那是一個不算特別的案件,辦起來挺輕松。
        在法院等結果前,當事人突然掐起了架,當時又冷又餓,法院還停電。
        她留在那里,調解了一上午。
        就收益來說,上面這些只占了年收入的微乎其微。
        就責任來說,這并非律師的活。
        而且,就算沒有這通折騰,案子也已經結束了。
        這就是我說的“高光時刻”,這就是“好上加好”。
        它的意義顯而易見:這件事已經過去幾年了,大家還能反復想起,為自己能與琬琳為伍而開心,而這件事,也一直被團隊當作模范事件學習。


 
 
 
        田園牧歌
        高光時刻不會頻繁出現。因為它往往意味著我們要把力氣花透。
        大多數時候,我們沒有充足的力氣把事情做到極致。進度條走到80%,人已經累得不行,而結果已經挺好了。一覺得不錯,人就會想要松弛下來。
        但習慣于80%的人生,是有傷害的,只是這種傷害不容易察覺。
        它的傷害是失落。
        琬琳來律所前幾年,辦過很多漂亮的案子,工作積極性也數一數二。后來,她懷孕了。
        其實懷孕對她的工作影響不大,她已經組建自己的團隊,懷孕期間一直保持著和成員的遠程聯系。琬琳本身已經120分了,降到90分,大家還是很滿意。
        她沒有再堅持,和老公在家鄉度過了一年田園牧歌似的生活。
        直到回歸律所后,她的團隊幾乎重新開始,狀態也不及從前。
        她開始有些失落。

 
 
        征程再起
        “每一次湊合,都會讓你把標準一點點地放低。”
        心理學有“滑坡效應”的概念,從高處一下子跳到低處,會明顯感覺到身體不適。
        但如果是從斜坡上一點點滑下來,可能到了最底,才猛然發現自己的要求已經降到了這么低。
        經過生產停工一年,斷崖式的事業跳水后,強如琬琳,也不得不開始思考,自己是否應該止步不前,繼續和家長里短打交道。畢竟,積累了好幾年的經驗,這是最擅長的事。
        習慣一次,就能習慣十次。
        每一次主觀上的自我放棄,都會讓人把湊合當常態。低價值和委屈,其實是人一步步親手讓出來的。
        昨天在女性法律人職業發展沙龍,琬琳明確拒絕了這樣的自我放棄。
        重頭開始,亦是征程再起。
        把每個細節摳到最優,做事花透力氣,從頭到尾都不敷衍——這是真正的成長。
        對自己負責的人,不會讓自己成為一個對“不錯”心安理得的人。
        有種奮斗的方式,是盡力做到最后。

 
 
        努力而不自知
        但你們知道嗎?
        就在整理完采訪,我聯系琬琳確認內容的時候。
        她很驚訝地說,“我怎么感覺你們,比我還了解我的事情。”
        “就像你知道的,在法庭又冷又餓的狀態之下,我幫當事人調解了一上午,這真的只是小事。我不太把這些事情認為是很特別的,或者是自己額外多做的。”
        “我覺得,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當事人,這應該是律師的常態吧,或者像你說的,這是律師應有的素質。”
        “我從沒把成交案件、完成訴訟、做好工作當成唯一目的“,琬琳覺得自己最在意的,是當事人的幸福。
        “在對待當事人的時候,我很喜歡站在她們的角度去考慮問題,希望通過調解、談判的方式來解決。”
        婚姻家事案件并不等于打離婚官司,一名優秀婚姻律師的目的,是為當事人的幸福而努力。考慮到訴訟一般時間長、成本高、還可能增加矛盾,琬琳往往會選擇犧牲自己的時間,在案件上多花時間和精力,用溝通和談判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每接到一個案子,我只想幫當事人快速解決問題,找到更好平衡雙方利益的方式。就像我老公說的,很多當事人最后都和我成為了生活上的朋友,因為我為他們的婚姻幸福做了很大的努力,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雖然可能從訴訟‘戰績’上看,我不算最好,但沒關系,所有人都很滿意。”


 
 
        努力而不自知,說的大概就是琬琳這樣的人。
        面對當事人,琬琳不覺得自己多做了不計酬勞的工作,也不認為自己是個多么刻苦的人,“我只是要求很嚴格,對自己的工作步驟很有計劃和安排,對團隊成員也是這樣要求的。”
        但這里,暫不考慮她的意見。
        我們一致認同鮑雅芮律師所言:“琬琳是一個雞血滿滿、敢想敢做的女律師,似乎在她的字典里沒有‘失敗’和‘不可能’,無論她做什么一定是‘成功的’或者在‘成功的路上’。
        這樣“努力”又“佛系”的律師,還影響了一個又一個后來者。
        徐丹律師以前就是琬琳帶出來的,現在已經組建了自己的團隊,她說:“我是2015年12月份進入的琬琳團隊,當時,琬琳姐帶著我們排查線索,分析客戶,進行服務設計的分析,一點一點教會我在律師之路上成長。現在我也成立了自己的團隊,對待客戶和案件,堅持負責的態度,在專業上學精學深,這都是從師傅那里習得的。


 
 
        我們再回到最初的問題:
        年輕律師們,你做過很多不錯的工作,辦過很多不錯的案件。而又有哪些事情,是你做得特別好,想起來就激動興奮、由衷為自己驕傲的?
        前者是律師辦案的基本要求,而后者則是你們律師職業生涯中的高光時刻。
        你的“高光時刻”有多少?
        在琬琳的話語里,她似乎沒有多少高光時刻。
        但在當事人眼里,她一直閃著高光。


劉琬琳律師:迅雷在线观看執行主任,律所管理合伙人、婚姻家事部主任、琬琳團隊boss。
擅長領域:婚姻家事繼承房產等領域。


律師團隊
  • 張梅
    勞動法務部主任,管理合伙人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程智華
    迅雷在线观看主任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宋飛帥
    律所黨支部書記 、企業法務部主任 、合伙人律師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王亞玲
    肆委會主任、涉外法務部精英律師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