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400-027-0600 1452046198@qq.com
工作時間
7*24小時 全年無休
熱點分析
劉揚律師|聶樹斌案那個仗義執言的“瘋子”,你還記得嗎?
添加時間:2019-01-22 13:21

 

        全民狂歡的雙十一,瘦弱的工資條支撐著沉重的購物車,你是在遵從現實的柴米油鹽,還是選擇關心那個仗義執言的“瘋子”
據媒體報道,震驚全國的“聶樹斌案”已成往事,而該案真兇的發現者,河北省廣平縣公安局原副局長鄭成月,卻陷入了絕境。
在遭到“被撤職”、被舉報、銀行賬戶被凍結等系列打擊報復后,如今的他身患尿毒癥、腎衰竭等九種疾病,躺在病床上為治療費發愁。

        誰能想到,這個當年堅持揭開“聶樹斌案”真相的關鍵人物,竟然以這樣一種悲涼的形式,再度進入公眾視野。

“血色往事,模糊了雙眼”

        聶樹斌,1995年因故意殺人、強奸婦女被判處死刑。
        聶案發生十年后,時任公安局副局長的鄭成月發現,新捕獲的嫌疑人王書金疑點重重,王書金對所犯案件都供認不諱。
        但其中一起奸殺案,時間地點事件卻和聶案一模一樣。
        鄭成月調查取證后,披露“一案兩兇”事件,積極推動聶案的復審工作。
        然而,法院經過審判認為,王書金以故意殺人、強奸婦女,應處以死刑,但王書金關于聶案的供述,卻與聶案證據不符。
        到此時,聶案兇手認罪,檢方卻否認,“一案兩兇”,各執一詞,案件陷入羅生門。

 
        鄭成月仍然堅持聶案無罪的觀點,最高人民法院也指令復查聶樹斌案,復查結果為:聶樹斌無罪,并由國家進行賠償。而這時,已經到了2016年12月。
        時隔二十一年,聶案真相大白,聶樹斌沉冤昭雪。
 

真相的發聲者,卻成了受害者

        從2005年揭露聶樹斌案“一案兩兇”,到2016年12月聶樹斌冤案昭雪,鄭成月將近五分之一的人生都與聶案緊緊地纏在一起。他的人生也接連遭到“被撤職”、被舉報、銀行賬戶被凍結等系列打擊報復。
1、據媒體報道,鄭成月在揭露聶樹斌案“一案兩兇”后,公安局副局長的職務無緣無故被免職,辦公室也被收回,一直賦閑在家。而更為蹊蹺的是,直到今天,官方并未正式宣布他被免職,警察資格也未被取消,甚至連退休手續都沒辦。然而,這樣的人事處理,難道合法合規嗎?
劉揚律師:我國公務員的免職作為一種職務管理形式,是不具有紀律懲戒性質的。公務員免職不是一種獨立的任用形式,而是一種過渡性措施。免職是重新任命新職和退休的前提。公務員被免職后,應盡快辦理免職手續。而鄭成月在被免職后,既沒有被取消警官資格,也沒有辦理退休手續,這顯然是不合規的。


2、此外,鄭成月為給岳母借錢看病,和銀行產生借貸糾紛。河北省磁縣人民法院在判決書都未送達的情況下,就偽造他的簽字,凍結他的工資。
劉揚律師:法院的這種行為也是不符合相關規定的。人民法院可以在當事人住所地以外向當事人直接送達訴訟文書。當事人拒絕簽署送達回證的,采用拍照、錄像等方式記錄送達過程即視為送達。審判人員、書記員應當在送達回證上注明送達情況并簽名。如果法院確實是通過偽造鄭成月簽字,從而確認送達,那么法院的行為存在程序違法的問題,可向上級法院申訴。
3、“幕后黑手”對鄭成月的打擊報復還波及到他的家人身上。2012年,鄭成月畢業于河北大學的兒子報考廊坊國稅,筆試第一名,卻未被錄取。那時候,他隱隱覺得自己的前途的斷送和父親鄭成月參與聶案被報復有關。而此前,自己和弟弟在學校讀書的期間,也曾被陌生人無辜毆打。
劉揚律師:在進入執行階段后,鄭成月可向法院申請保留生活費以維持正常的生活開銷。但是現行法律法規中并未對“一般舉報人”作出相應的獎勵機制。有關舉報人保護的規定只在刑法、刑事訴訟法等法律以及最高檢和地方性《關于保護公民舉報權利的規定》等規定中,但這些法律政策仍停留在宣示性規定上,無法起到事前保護的作用,只能在事后對報復者進行懲罰,在司法實踐中也缺乏可操作性。相互推諉、互踢皮球,形成保護真空,讓舉報人保護陷入兩難的境地。

微信圖片_20181112175025

        可是,“一般舉報人”鄭成月,要怎么申訴?
        那群本該保護他的人,正是對他的困境視而不見的人。
        聶樹斌被改判無罪,聶家人也拿到國家賠償,這當然意味著正義的勝利。
        但如果那個堅持正義,勇敢揭開真相的人,非但不能過著正常生活,還持續面臨不可預測的困境,正義就成了高成本的奢侈品。
        這樣的正義,你敢堅持嗎?

還記得臭名昭著的三鹿奶粉嗎?

        2008年9月11日,一篇名為《甘肅14名嬰兒同患腎病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的報道,引來前所未有的質量問責風暴。簡光洲就是這篇報道的記者。
        他曾被眾多網友視為中國新聞界的良心和脊梁。
        但正是這樣的業內良心,總有人想挖掉。這樣的民族脊梁,總有人想敲斷。
        報道發出后,他不斷遭到死亡威脅。不是沒有想過后果,只是,“如果你有孩子,你也能這樣含糊其辭?”
        在重重壓力下,簡光洲選擇了離職,只在微博上留下了這樣一段話:
        “所有的悲歡,所有的夢想,所有的忍受,都是因為那份純真的理想。好吧,理想已死,我先撤了,兄弟們珍重!”

還記得億萬國民都悲憤不已的疫苗事件嗎?

        從2010年“山西疫苗亂象”,今年10月的“長春長生疫苗事故”,歷經8個年頭,疫苗再一次回到大眾視野中。
        沒錯,我們的監察和司法進步了,長春長生公司最終被問責并罰款。
        但我們的膽量進步了嗎?
        我們敢于刮骨療毒的決心進步了嗎?
        當年揭露“山西疫苗亂象”的記者王克勤被解職,支持他刊發文章的總編包月陽也被調離,兩人被迫離開媒體行業。
        原因不言而喻:因為曝光黑暗,堅持正義,最終被黑暗反噬,他們失去了繼續發聲的“武器”。
        幾年前,在接受媒體采訪中,王克勤說:“山西疫苗案不了了之,山東及全國必出問題。”很遺憾,他的預言成真了。

還有這些人和事……你還記得嗎?

        2012年4月10日,央視主持人趙普發微博稱:“來自調查記者短信:不要再吃老酸奶(固體形態)和果凍了。尤其是孩子,內幕很可怕,不細說。”
        皮革奶事件由此發酵,此后,趙普便沒在央視《晚間新聞》中再露臉出鏡。被央視“冷藏”近半年。此后,趙普從央視離職。
        蔣衛鎖,在2006年自費30萬,發起“中國西部乳業萬里行”揭黑行動,所獲證據和素材被央視報道,揭露了乳業市場摻假和造假的行業潛規則等黑幕。
        可是隨后,蔣衛鎖被剛結婚不到半年的妻子楊某等9人傷害致死,全身被刺數刀,最致命一刀刺于心臟,中國乳業打假第一人以這樣的方式死去……
        高敬德,實名醫藥打假,2004-2007年3年內堅持打假105次,成為上海、浙江醫藥界和媒體競相關注的對象。
        可因為打假,他常常被人圍毆,差點斷氣;因為打假,他生病了,很多醫院都拒絕為他看病;因為打假,他的工作沒了,有家也不敢回;因為打假,積蓄全用光了,妻子也跟他離了婚……
        這個從2004年開始在醫藥領域專業打假,曾入選2008年感動中國候選人的斗士,卻在2011年10月26日這天離奇死去……
        他們都不是調查記者,卻自發地為正義發聲,值得我們點贊!
        倘若面對社會的腐肉,連發聲都不敢,還談何壯士解腕,知恥后勇?

        聶案昭雪之后,鄭成月和聶樹斌的姐姐通話,他鄭重地說:
        “我活不了多久,我死了以后,要給我在聶樹斌的墳墓旁邊樹一個碑,寫上人民警察愛人民。”
        前南方周末高級記者,中國最好的特稿寫作者,李海鵬在微博上說:
        其實,支持一個人去做調查記者的,不是錢,而是被尊重感、榮譽感,是真相至上的信念,還有一個,就是這個人可以感覺自己很酷,感覺自己做的事有價值,有意義。
        劉揚律師說,了解到鄭成月事件后,突然想到了最近很火的電影《毒液》,里面的男主角也是一個調查記者,因為揭露事實報道被打壓窮困潦倒,擁有了外星生物“毒液”的超能力后,首先想到的不是稱霸世界,卻是秉持自己的良心和責任,揭發經濟集團的黑幕。

        而大多數人,卻選擇了遺忘。
        我們總是習慣性地選擇遺忘,好像黑暗都跟自己無關,當事件火爆時,說上幾句,做個無關的看客湊湊熱鬧,事件過去后,繼續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歲月靜好。
        魚的記憶只有7秒,可人的記憶不能只有七天!
        要知道,當仗義執言的“瘋子”倒下后,下一個遭殃的可能就是自己。
 
 

律師團隊
  • 張梅
    勞動法務部主任,管理合伙人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程智華
    迅雷在线观看主任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宋飛帥
    律所黨支部書記 、企業法務部主任 、合伙人律師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王亞玲
    肆委會主任、涉外法務部精英律師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