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400-027-0600 1452046198@qq.com
工作時間
7*24小時 全年無休
熱點分析
飛要說法| 漂流瓶:你們的欲望,憑什么要我買單?
添加時間:2019-01-22 13:18
        前幾天,微信的漂流瓶功能宣布下線,引起了你們飛哥的注意。都這個時代了,還有人玩漂流瓶?
        還真有,還很多!不信你看。
 
 
        對于漂流瓶功能的下架,飛哥真的扼腕嘆息,怎么能因為瓶子里裝的是敵敵畏,就把瓶子砸掉呢?
        被葬送的傳統交流方式
        你們飛哥最近把朋友圈好友做了分類,其中重要一類,就是瓶兒友,五花八門的微商挺多,但也有從普通網友聊起來的好朋友。
        不過奇怪的是,2013年之后的瓶友幾乎沒有。而2013年,正好是一個分水嶺,從那時開始,漂流瓶的內容慢慢不那么正經了。
 
 
 
        漂流瓶真是一個極具詩意的存在,和以前的筆友類似,源于陌生人的來往,卻成于心與心的交流。
        在歷史上有一批有志青年,因為祖國的需要和組織的號召,上了山或者下了鄉,或者在某個工廠車間從事勞動,在艱苦的環境中總有一項體現文人驕傲的行為:投稿。
        他們把自己的人生理想、生活經歷、對黨的忠誠、對祖國的熱愛,紛紛融成文字,然后寄給報社、雜志社、出版社。全國各地的讀者給作者寫信,而作者則通過書信來和讀者解惑人生。
 
 
        你們飛哥的好朋友老嚴說過:在純粹的時代一切都很純粹;狗屁的時代一切都很狗屁。大家這里只看前半句。
        飛哥也和絕大多數圈友一樣,沒有筆友,不愛寫信,這輩子寫的、收到的紙質信件不超過10封,強行算上情書的話也不超過10.5封。
        但這些信,經年累月,至今仍記憶猶新。
        攤開信紙,吸上墨水,一字一字斟酌思考,一句一句寫下思念,這個過程很慢,慢到回憶的縫隙里,充斥的都是過往的記憶。
        呵,想想那個年代,用這樣虔誠的形式,去與一個陌生人談一些國家大事、市井無賴、人生理想、油鹽醬醋,看似不正常但又確實讓人回味向往。
        而這樣的時代回不去了,也不可能回去了。
        但像飛哥這樣的假文化青年還在,我們還想在快節奏的時代里繼續追思,想要有個新的東西來裝載那些狗屁懷念。
        文藝青年張小龍說:那就搞個瓶子吧!
        飛哥和漂流瓶的那些事兒
        后來張小龍找工作去了騰訊,于是2010年QQ多了個應用,海里漂來了陌生人的瓶子。2011年搗鼓出微信后,瓶子又多了一片海。而現在,這片被污染的海,又搞沒了瓶子。
        其實咱都知道,小龍這丫搞漂流瓶,純粹為了拉人氣搞流量,跟上面飛哥說的那些話,一毛錢關系都沒有。但飛哥還是想謝謝他,至少,給了我們一個交流的機會。
        那時候的微信,還沒有朋友圈,也沒有附近的人,除了搖一搖,就是撈瓶子。當時飛哥還在公司上班,經常出差的哪種(注:這里沒有你們想聽得那種故事)。
        撈到的第一個瓶子時,正在重慶出差,撈起來一看,地方:保定,哎喲,老鄉啊,聊兩句。你什么工作啊?在哪上班啊?多大年紀啊?今天天氣不錯啊?去吃飯了不聊了啊,叉掉。
        那時候覺得這個東西挺好,還能找到老鄉,于是閑著沒事就撈幾個看看。
 
 
        那時候的瓶子,裝的內容很豐富,撈的個數沒有限制,人也相對單純。
        如果有人寫了一首詩,裝瓶子里丟出去,遇到個懂行的,還會點評交流幾句,被質疑了,還可以對燈發誓絕對原創云云。
        那時候的瓶子,生在一個沒有微商的時代,長在一個情色行業沒有轉型的時期,真的讓不少人癡迷和懷念。
        直到2013年,飛哥因為一次意外,決定就此告別瓶兒圈。
        干律師這行,就得有案源嘛,那時的飛哥比搞微商的頭腦先進,天天往海里扔瓶子:“專業律師,免費咨詢”,這個也不是打廣告,也不違反相關規定,還用到了科技,屬于早期的法律技術。
        有一天還真有人回復了:
 
 
        瓶兒友:你是律師嗎?問你個專業問題,關于房屋產權的
        年輕的飛哥:是,問(言簡意賅才顯示高冷和專業)
        瓶兒友:自己有房子,婚后怎么才能不是夫妻共同共有?婚后買房怎么搞成自己的?
        年輕的飛哥:婚前的房子就是結婚后所有權也不會變更,婚后買房一般都會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咨詢意見說一半留一半,接下來要刺激服務,免費客戶你還想怎么滴?)
        瓶兒友:你這個律師不專業,別瞎扔瓶子了
        年輕的飛哥????
 
        瓶兒友:我們法院現在審案子這么難,就是你們這幫律師瞎出意見,瞎攛掇。
        年輕的飛哥:喂喂喂喂……(信息不能發出)
 
 
        真是夜路走多了容易掉井里,年輕的飛哥一生氣,決定再也不沾漂流瓶這個玩意兒,怎么還能這么套路呢?學術討論不挺好?罵完人就跑算什么英雄好漢,不服氣辯論啊。這個鬼漂流瓶的單向溝通機制真有問題。
        喜歡和厭惡就差打嗝那么點時間。確實飛哥打了個嗝的時間,就對這個東西極端的厭惡。
        后來手頭案子多了,工作也忙了起來,偶爾撈起來的瓶子,大部分都是賣些那啥,對,就是你們想的那樣。
        飛哥一開始還投訴,屁事不頂,在這個科技浪潮下,人和蟲子沒什么區別,于是就徹底和瓶子告別了。
        直到前幾天看到新聞公告。
  
 
        毒死人的是敵敵畏,瓶子本無罪
        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你們飛哥第一反應是:美帝向騰訊動手了?后來再一尋思,搞岔劈了,騰訊是港股,跟馬老師大強子不是一路的。再想起自己的親身經歷,原來,這個業務板塊已經到了腐肉動刀的地步。
        飛哥前段時間跟一個海外留學回來的朋友聊天,說了很多的迷茫無奈,對于當前社會風氣的不滿,對于自由飛翔的向往等等。
        聊到后來,突然想起路遙小說《人生》中的高家林。每個人都是精神理想和現實人生的矛盾混生體,怎么去解決,也許幾十年前就有人給了方法,至少是啟迪。
        其實,時代再怎么發展,一些人性的東西總不會變化太多。
        我們能改變的只能是形式,想承載怎樣的內容,就要對形式做怎樣的管控。發廊可以辦營業執照,青樓必須取締,就是這個道理。
 
 
        目前,漂流瓶的功能只是暫停,而不是永久性終止。
        這是否意味著,這個原本承載情懷的產品,以后還有回歸的機會?
        真希望漂流瓶不要下線,整改整改,加強管控重新回歸,人工智能這么發達了,一些宵小之徒都解決不了?非不為也,實不能也!
        我嘆息管理者的放任和不作為,也嘆息因為一些陰暗面,就帶來對整個產品的口誅筆伐,葬送了一項人與人交流的傳統方式。
        但毒死人的是敵敵畏,瓶子本無罪!
 
欄目介紹:
“飛要說法”是由迅雷在线观看宋飛帥律師及其團隊原創運營的周評欄目,針對實時熱點,力爭用風趣幽默的言語,發表法律評論和法律意見。“飛要說法”,一周一會,多多交流,多多關注。這里不講法律,只講故事!


宋飛帥律師:中共迅雷在线观看黨支部書記,武漢電視臺特約評論律師,武漢晨報、楚天都市報特約評論律師。
擅長領域:公司法律事務房產合同、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購銷合同等子領域。
律師團隊
  • 張梅
    勞動法務部主任,管理合伙人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程智華
    迅雷在线观看主任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宋飛帥
    律所黨支部書記 、企業法務部主任 、合伙人律師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王亞玲
    肆委會主任、涉外法務部精英律師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