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400-027-0600 1452046198@qq.com
工作時間
7*24小時 全年無休
熱點分析
高蕾律師|12歲弒母少年:我只是殺了我媽!
添加時間:2019-01-22 13:21
        一個孩子在沒有制度約束、懲罰機制的情況下,很容易做出野蠻的舉動,生物性中的惡便傾瀉而出,并產生巨大的破壞力。”如果法律一味地以溫柔對待作惡者,而將冷漠留給逝者,那些無辜的生命在天堂又能否安息?不要忘了,她們也多是未成年人。
                                     ——威廉·戈爾丁
 
        在捅了母親20多刀后,他顯得若無其事:“我又沒殺別人,我殺的是我媽。”“學校不可能不讓我上學吧?”
        近日,這樁聳人聽聞的弒母案,引起多方關注。
        年僅12歲的男孩,因不滿母親管教,在家中持刀將其砍死后,依舊若無其事地用母親手機向老師請假、回復微信,并謊稱母親出門。直至家人起疑,闖入房間后發現母親遺體。
        目前,該12歲男孩因未到法定年齡,已被警方釋放。
 
 

《未成年人保護法》成犯罪保護法?
        實在難以想象,12歲的孩子是如何有這樣殘忍的手段,將親身母親殺害,還輕描淡寫的說出了:"自己殺的是媽媽,又沒殺別人,學校總不能不讓自己上學吧?"這樣冷漠的話。
如果是以這樣的無知狀態重返社會和校園,學校的老師和學生怎能安心和他共處一室?想想都有點膽戰心驚。
 
        針對此案件,高蕾律師提到:刑法規定,“因不滿十六周歲不予刑事處罰的,責令家長或監護人加以管教;在必要時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養”。 吳某弒母的故意殺人的行為,已涉嫌犯罪,但因其只有12歲,沒有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所以才沒有接受相應的刑事處罰。
        而未成年人這種殘忍且麻木的的行為,也不僅僅是最近才出現,前一段時間,陜西神木,幾個14至17歲的未成年人脅迫少女賣淫未果后,將之殺害并分尸。
        據報告顯示,通過分析2015年至2016年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發現,62.63%的案件被告人為初中生。被判處刑期多集中在1年以上不滿3年,占比為44.79%。
 
 
(數據來源于中國司法大數據研究院)

        這些犯罪的孩子難道因為未成年,就不用受到法律的制裁嗎?
        從什么時候開始,《未成年人保護法》成了未成年人犯罪保護法?
        拯救大于處罰,不是免除犯罪的理由
        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小編不禁想起了身邊的真實案例,男孩初中時,因為上網與母親發生爭執,便拿起了刀捅向了自己的母親。之后,主動報了警。記憶中依稀記得男孩長得干凈,不怎么愛說話。當時聽人講起這件事時,除了驚訝之外,對于這個孩子,覺得有些可悲。有人說,”爸媽因為上班沒怎么管過他,經常一個人在家,初中一段時間生病,在家休學了一段時間......“。
        后來再也沒聽到過這個男孩的消息.......

  

        這群未成年人的行差踏錯,究其原因:
        第一是未成年人并非完全成熟到可以為行為負責,他們犯下的罪行可能出于幼稚、沖動、無知。
        第二是未成年人的罪行,有一部分是與之相關的成人社會的失職,因此家庭、社區、學校都有責任參與后續的管教,來確保其不再犯罪。
        即使未成年,還沒有達到法律要求判刑的年齡,一旦處理不好,會給后面更多的未成年人帶來效仿意義,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不用偽自己的行為負責以及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拯救和處罰的關系是辯證的,拯救大于處罰的說法本身就很荒誕。因此,這也不是免除惡性殺人、強奸的未成年人罪責的理由。
        針對10歲以上不滿14歲的,西方國家中確定了一項“惡意補足年齡”規則,作為自然年齡區分刑事責任的補充。
        根據“惡意補足年齡”規則,如果行為人未達到與其行為相適應的自然年齡,原則上推定為不具刑事責任能力。但如果可證明其實施犯罪行為時,能夠明辨是非、主觀惡性大,則可推翻其不具刑事責任能力的推定。這樣,行為人就需要負刑事責任。
        通俗理解,自然年齡不夠,但主觀惡性大,這種“惡意”可以把自然年齡差的部分給補上,所以叫“惡意補足年齡”。
 
 
 
        監獄與學校之間需要“中間地帶”
        12月6日,親屬送該男孩返校讀書時,卻遭到學校學生家長的強烈反對。他們的態度很明確,“他連自己的親生母親都敢殺,而且沒有受到一點懲罰,現在又被放出來了。”
        家庭、社區、學校、法制教育……一環環的缺失魔鬼般地湊在一起,讓12歲的孩子舉起屠刀。
        現在,該男孩回不了學校,一家人也回不了家,居住在一家賓館。
        就目前來說,未成年罪犯回歸社會系統依然是不成熟不規范的。
        高蕾律師提到,回歸社會,重新生活,孩子如何重新被社會接納,需要孩子本身、家庭、學校、政府以及社會各方共同努力來完成。
        從社會層面來講,社會成員對于犯罪兒童的接納會有一個心理調適的過程,另外如何轉變也需要孩子本身和家庭來完成。如果孩子確實愿意接受教育并且作出了改變,讓其他人能夠看到積極、正面的變化,其他社會成員也會愿意看到孩子的成長。
        從家庭層面來講,家庭人員應當多關愛孩子,加強孩子的心理疏導,培養孩子積極、快樂的性情,對待孩子保有耐心,培養孩子的責任感,引導孩子走向人生的正軌。
        同時,工讀學校是為教育挽救有違法犯罪行為的青少年學生開辦的學校。但目前,只限于城市,而鑒于其家庭比較困難的家庭,需要借助社會、政府多方面的力量。讓他們能夠有這樣一片中間地帶。如果不去工讀學校,最后回到普通學校,也應該有專業的法律人士、心理咨詢師以及社工團隊對其進行跟蹤輔導,進行法制宣傳教育和心理輔導,以及到家庭、學校和社會進行社會調查,結合孩子的特點進行服務。
 
 
  
        即使這次法律放過了他,在今后的日子,如何跟自己的親人相處,待他長大成人,如若有了良心,他又該如何自處?
        這些現實的問題都將成為他成長道路上的一個個鴻溝,難以逾越。

        12歲的他,并沒有因此真正的逃過一劫。
 
高蕾律師:尊而光律所風遠團隊CEO,一名學傳媒的海歸女律師。擅長領域:合同債權勞動房產等。
吳麗萍律助:尊而光律所風云團隊辦案律助,擅長領域:債權合同勞動等。 

 
 
 
 
 
 
 
 
 

律師團隊
  • 張梅
    勞動法務部主任,管理合伙人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程智華
    迅雷在线观看主任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宋飛帥
    律所黨支部書記 、企業法務部主任 、合伙人律師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王亞玲
    肆委會主任、涉外法務部精英律師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