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400-027-0600 1452046198@qq.com
工作時間
7*24小時 全年無休
熱點分析
宋飛帥律師|又是一個白白跳樓的研究生?
添加時間:2019-09-06 15:38

又一個研究生跳樓了.....

宋飛帥律師,尊而光律師事務所

 

 

1
 

一篇長達7頁的《狗血的研究生生涯》的絕筆信揭露了華科計算機系研究生陳澤明當初從滿懷希望進入校園,最后一步步走向絕望的心路歷程.....

 

陳澤明在絕筆信中寫到:剛入學,導師徐老師要他到朋友公司做項目,引發實驗室負責人石老師的不滿,之后動不動受到石老師的“刁難和嘲弄”。

 

中途徐老師對陳澤明學習也是不管不顧,而陳澤明因為在公司做項目導致學業幾乎荒廢,最終畢業論文和找工作都被耽誤,走上了不歸路.....

 

 

向上滑動閱覽

迅雷在线观看  

狗血的研究生生涯

 

2016年8月29日凌晨2點多,當長途大巴車緩緩駛入武漢市區,借著微弱的路燈,我坐在窗前努力地想要看清窗外的每一條街道、建筑,盡管這已是我第三次來到這座城市,但前兩次都是匆匆來去,一次看學校,一次復試,一想到接下來兩年自己將要生活在這里,心中禁不住有些激動。

當客車停在傅家坡客運站時不過3點左右,師傅告訴我們可以先在車上休息,天亮再打車。我下車去了一趟廁所,本想先睡一會兒,卻發現盡管坐了十幾個小時的車,然而并沒有睡意,于是我想著乘客都在不用擔心行李,可以四周看下,順便找下坐車的公交路線,然后就漫步在這尚在沉睡的城市的街道上,感受著不同的氣息。大街上少有人行,出租車隨意地停在路邊,路燈靜靜地散發著冷清的光芒,偶爾抬手拍一張照片,享受著這一刻的靜謐的時光。

當車輛開始通行,城市漸漸酲來,我取回客車上的行李,坐著518路公交車去往學校,報到、注冊、收拾宿舍、實驗室報到,研究生生涯由此而始。

迅雷在线观看  

◆任務安排

很快生活進入正軌,上課、實驗室、宿舍、食堂,一切平穩,唯獨沒有見到我的導師徐海銀。我問身邊的學長,他們說,徐老師一直都不怎么管自己的學生,他也不怎么來實驗室,之前他的學生都是跟著石柯老師一起做項目,石老師挺好的,之前他有掛科,沒拿到獎學金,石老師給他補了回來很快一次實驗室開會,徐老師并沒來,石老師給每個人分配工作,有個室友跟我情況差不多,都沒說什么,于是就這樣啦。一周的時間過去,研究生選課要確定培養計劃,同時也快到教師節啦,我想著總要見一下導師,就路上的時候當時還是略有一點兒興奮,想著好像離工作越來越近啦,盡管路上有點堵,也并沒有覺得慢。這是一個南湖邊的住宅區(學雅芳鄰小區),在保利·淺水灣1棟1單元1102室,是徐老師在這里買的一套房,他說他同學(〔周本華)的公司(北京英

迪致遠有限公司)的武漢分部,就是租用的他這套房。我們到的時候,他和他同學打電話,他的冋學還沒下火車,聊了一會兒,我們下了樓,他就讓我在小區四處轉轉,等人到了打給我。一個多小時后,我們見了面,一起吃了個飯,期間聊了我會的和公司的一點情況,然后徐老師直接讓他同學給我重新選的課,然后約

定下周一開始沒課的時候去公司。之后周總還打電話給了我另一個人(熊超群,在北京)的聯系方式,說讓他帶我熟悉公司以及做事。接下來幾天,我一邊上課一邊把學校里剛入學不久需要處理的事情做究

直到9月11號,也就是我要開始去公司的前一天晚上。當時石老師在實驗室和大家說話,我順帶問了一句,徐老師想我去那邊公司,有沒有跟他說。他聽了,臉色立馬就變了,馬上打電話給徐老師,我想跟他多解釋幾句,他一臉怒氣的說,你回去吧,不用你管。然后他就去打電話啦,之后也沒再說過什么。第二天,我如約去了公司那邊,分部負責人的陳哥(陳頌)讓我先填了份入職表格,我如實地填了一下,之后就是按照他們的引導看一些資料和書。或許是巧合,按照選的課,前九周的課集中在周一周三,之后九周的課集中在周二周四周五,于是兩邊跑的日子就這樣開始啦。

第一次去的時侯,盡管我提前查好了路線,早早的起來就去等公交,在中間轉乘,找路的時候出了岔子,還是遲到了20分鐘,好在一回生二回熟,接下來幾天,就沒再遲到啦,唯一的問題是一趟過去要一個半小時,傍晩回來堵車,尤其是有時候下雨可能要坐兩個半小時,實在是又熬人又累。后來我仔細查了一下地圖,趁著中秋節放假騎著自己買的二手自行車,摸清一條近路,可以在一小

時左右騎到。從此以后,到凡能騎車,就騎車去,加上又不是天天去,感覺還不錯。

 

學金評定,過程很茼單。9月22日,石老師把我們都叫到辦公室,直接就說“我

乜不記得你們的入學成績是什么樣啦,就是你啦,陳澤民你的三等獎學金(4000其他都是二等(8000)”,然后就讓我們回去啦。

當時我就想到,肯定是因為我去公司的事,看來這些老師之間的關系絕不像他們說的,不過是各自謀利罷了,可是我該怎么辦呢?當天晚上翻來覆去沒睡著,想著不管徐老師會不會幫我,我還是要自己爭取一下,大約兩、三點就給石老師發了一條短信“不好意思,石老師,請問我是不是哪里做錯什么啦?”晚上睡的很晩,連早上的鬧鐘都沒叫酲。早上7:5,我是被石老師的電話吵醒的,他讓我去他辦公室找他,因為這天是周五,我先給公司說了一下,洗把臉就去了辦公室。

石:昨天睡那么晚,怎么,有什么不滿?

我:按照入學成績,同時考進來的我們仨,我是最好的,年級群里有成績單計算機學院2016年收士學位研究生復試結果及擬錄取名單公示石:額,這樣啊,這么說吧,王信達是保硏的,一等獎沒的說吧人家選導師就選的我,我肯定要給人家二等獎啊。

我X:,,〔就這樣湊三個人,倪超是我室友,我能提嗎?以后還要不要相處?能說什

石:你暑假為什么不來?

其實,我著假給徐老師打過電話,他說沒地方住,不讓我來,而且我們人(我、倪超、彭云霄〕是有聯系的,都沒有來。可是,我能針鋒相對的跟他說嗎?他擺明了就不給)

石:反正呢都跟大家說過啦,就這樣,改不了啦

毫無結果,我就走啦,雖然心里早有所料,看到果然這樣還是很不爽,走進實驗室一看大家都還沒來,自己也沒什么心情看什么,感覺有點困,就回宿舍去啦。然而,讓我沒想到的還在后邊,下午2:58,徐老師打電話給我“獎學金的事我知道啦,不就是四千塊錢嗎?想開點,好好干,以后這算什么

(我其實有點懵的,能說什么?不想全都鬧僵,只能接受唄。想著他那邊或許會多照顧一點吧)

之后,獎學金協議網上導師確認意見時,不知怎么徐老師竟交給了鄒翔師兄(徐老師只帶了我們兩個,他是博士生),鄒翔師兄打電話給我“你只得了三

等獎學金徐老師知道嗎”,我說“他知道啊。。”

日子一天天過,上課的時侯也就還好,只是偶爾在實驗室感覺很不爽,就早一點兒回去啦。比如實驗室在更新設備,大家人手拿到一臺新的筆記本,然而,我的是一臺不知道誰淘汰下的舊的。有時打開個編程軟件,還會藍屏。想著,反正我又不給石老師做項目,大概就是理所當然這樣的。)

迅雷在线观看  

另一邊,在公司,我通過α與熊超群聯系,看著他給我的資料以及周總推

薦給我的書《深入淺出MC》。記憶里,周總大約來武漢分部這邊三次左右,大概問過我在看的東西,但也沒說什么。次周總說讓我辦張光大銀行的卡,回頭好給我發點補助,不過我后來辦好卡發消息給他,但妤一段時間都沒動靜。值得一提的是,石老師竟然還問過我幾次,公司那邊有沒有給補助。后來我忍不住就去問了周總,他說“還沒給你打款嗎?”之后不久就收到短信提示,備注說“我是公司財務某某,這是你這兩個月的補助600元”。還有一次周總單獨找我說“愿不愿意加入公司?公司現在正在跟一家國企談并購,很快就能談成,以后就屬于國企啦。。。”不記得當時具體說了什么,肯定是沒同意也沒反對,畢竟還是學生,又是學計算機的,而且對國企印象一般。到了十二月份,第一學期過了大半,有的課開始考試,有的還在上,還有課程實驗等等,時間不夠用,我就跟周總說了情況,問能不能先不去,他囑咐我C語言學習不能拉下。之后我就完全一心在學校課程這邊,然而還是有些課程實驗沒弄妤,最后,課程成績雖然沒掛科,但也只是一般

◆公司做事

時間一晃就到了年后,開學之后,石老師給我們開會,該要開始考慮論文選題的事。事后我向徐老師征求意見,徐老師說,開題還早,先做好公司那邊的事。交流之后,讓我去關注一下西門子相關的云制造以及共享單車的模式。而實驗室這邊也只是提了一下,之后其他人都去做石老師拉來的項目去啦。事實上

真正大家去做論文相關的事,都是十一月以后的事。

現下因為研究生課程基本結柬,所以另一邊,在公司,我通過α與熊超群聯系,看著他給我的資料以及周總推薦給我的書《深入淺出MC》。記憶里,周總大約來武漢分部這邊三次左右,大

概問過我在看的東西,但也沒說什么。次周總說讓我辦張光大銀行的卡,回頭好給我發點補助,不過我后來辦好卡發消息給他,但妤一段時間都沒動靜。值得一提的是,石老師竟然還問過我幾次,公司那邊有沒有給補助。后來我忍不住就去問了周總,他說“還沒給你打款嗎?”之后不久就收到短信提示,備注說“我是公司財務某某,這是你這兩個月的補助600元”。還有一次周總單獨找我說“愿不愿意加入公司?公司現在正在跟一家國企談并購,很快就能談成,以后就屬于國企啦。。。”不記得當時具體說了什么,肯定是沒同意也沒反對,畢竟還是學生,又是學計算機的,而且對國企印象一般。到了十二月份,第一學期過了大半,有的課開始考試,有的還在上,還有課程實驗等等,時間不夠用,我就跟周總說了情況,問能不能先不去,他囑咐我C語言學習不能拉下。之后我就完全一心在學校課程這邊,然而還是有些課程實驗沒弄妤,最后,課程成績雖然沒掛科,但也只是一般我就一心在公司這邊好好做。我想了下,雖然之前的書還有一些旨兗,但簡也還行,還是要實踐,然后我就聯系熊超群有沒有什么可以給我做的,他問我會不會C#,我沒用過,他就說讓我學。公司分部里其實共有六個人,我看他們大約有兩撥,一撥C#,一撥PHP,既然這么跟說那就學吧。熊超群,聽其他人說,他是周總的外甥,比我小,不過人家早工作幾年是周總安排的,還是要聽的。)我去圖書館借來書,一邊看,一邊在電腦上敲代碼,還從他那里要到一個以前他寫的大屏展示程序 BigScreen,過了大約三周,我覺可以試試寫程序,又找了熊超群,誰知他這次問我會不會 Socket編程,因為以前沒做過相關的,我就又去學,這次我把 Socket與¢相關的、與C#相關的全都找出來,盡可能的學這之間也多多少少發生了一些事,比如:公司并購談崩,據說周總向國企要價三個億;并購失敗后,總公司多了一位某總(姓氏記不得,雖然大家剛見到這姓氏還引起一些議論)做顧問,然后制定了工作周報制度:每周寫總結,并寫下周計劃;分部這邊前后走了兩個人,一個(向波)去上海發展,一個(吳魁)跳槽;也有陸續又進來一兩個人。后來,有一天熊超群出差。路過武漢,總算第一次見到真人,可是他說,他最近出差很忙,估計顧不上我。我這本來就只能算是他遠程帶著,如今算是徹底放養啦。之前一直去公司,盡管有些累,每天回來六、七點,但我感覺是有希望的,多多少少,我把這當作第一份工作,就當是歷練,他們說什么,我就去做,可是忽然發現有些茫然啦,沒有做過項目,零零碎碎學到的東西,不是主流,校招可我就一心在公司這邊好好做。我想了下,雖然之前的書還有一些旨兗,但簡也還行,還是要實踐,然后我就聯系熊超群有沒有什么可以給我做的,他問我會不會C#,我沒用過,他就說讓我學。公司分部里其實共有六個人,我看他們大約有兩撥,一撥C#,一撥PHP,既然這么跟我說那就學吧。熊超群,聽其他人說,他是周總的外甥,比我小,不過人家早工作幾年又是周總安排的,還是要聽的。)我去圖書館借來書,一邊看,一邊在電腦上敲代碼,還從他那里要到一個以前他寫的大屏展示程序 BigScreen,過了大約三周,我覺可以試試寫程序,就又找了熊超群,誰知他這次問我會不會 Socket編程,因為以前沒做過相關的,我就又去學,這次我把 Socket與¢相關的、與C#相關的全都找出來,盡可能的學這之間也多多少少發生了一些事,比如:公司并購談崩,據說周總向國企要價三個億;并購失敗后,總公司多了一位某總(姓氏記不得,雖然大家剛見到這姓氏還引起一些議論)做顧問,然后制定了工作周報制度:每周寫總結,并寫下周計劃;分部這邊前后走了兩個人,一個(向波)去上海發展,一個(吳魁)跳槽;也有陸續又進來一兩個人。后來,有一天熊超群出差。路過武漢,總算第一次見到真人,可是他說,他最近出差很忙,估計顧不上我。我這本來就只能算是他遠程帶著,如今算是徹底放養啦。之前一直去公司,盡管有些累,每天回來六、七點,但我感覺是有希望的,多多少少,我把這當作第一份工作,就當是歷練,他們說什么,我就去做,可是忽然發現有些茫然啦,沒有做過項目,零零碎碎學到的東西,不是主流,校招可能完全不會涉及,我的出路在哪里?然后有一天我發現,銀行卡上依然是一月發三百,于是我就給周總打電話,幾次沒人接又發短信,過了兩三天也毫無反應。

◆徐老師的說法

我只能打電話給徐老師,跟他說了情況。他讓我打給鄒翔師兄,第二天一起去他辦公室。第二天,我和鄒翔師兄一直在實驗室等他,大約三點多,我們見到了他。這是第二次進他的辦公室,大約是他剛來吧,這次一股濃濃的霉味撲面而來,這下算是真切體會了他是有多不常來,然而我并不知道他平時在做什么

不記得是沒問過,還是他沒說。稍微透了一下風,我們各自坐下,開始說話。徐老師先問了鄒翔師兄:年前是不是有個助研協議補助?

鄒翔師兄:沒有,那個不是。我大概跟徐老師又說了我的情況:周總聯系不上,每夭來回跑,很累,浪

費很多時間又學不到東西,能不能不去?徐老師:必須去,怎么能不去?誰工作不累,我夫人也是每天坐公交上下班;你嫌公交堵、慢,現在共享單車不是到處都是,乜不貴,可以騎車嘛。說

到補助,現在有獎學金、助學金,我們以前很少的(其實,我是沒有跟他說過,我經常騎車去的事。可是當從他嘴里說出這樣的話,我忽然想起往日一次次在馬路上、在交叉口,車輛從身旁吁嘯而過,心底泛起絲絲涼氣,不知道若哪次我不小心出了事,他又會怎么說。)然后我就什么都不想說啦。最后,鄒翔師兄說:要不就一天去一天不去,那邊有安排你就做,沒有你就自己計劃學。

最終,就這樣決定啦。

回到實驗室,實驗室其他學長,對我的事也是知道一些,都好心勸我:學不到東西就別去啦,自己學些東西打好基礎,回頭校招好找工作。我無奈地跟他們說:實在說不過他(老師)呀。從這以后,我就跟公司那邊說以后毎周只去兩天,他們沒什么安排給我,于是我就開始自己找東西看,看過一些校招的筆、面試經驗,然后就開始利用些已有的資源學習0艸,從網上找到一些公開課學習一些算法等。大約是兩周后吧,周總來到這邊分部,叫上徐老師和我一起吃飯,飯桌上聊了一些不威不淡的話,什么現在武漢的華為研究所工資應該在五、六千吧。

(這是在哪個犄角旮旯被關了幾年,還是把我當傻子啊。。)

◆石老師的“關心”

七月份,家里有事,我跟徐老師說好了回家一段時間,誰知過了幾天,石老師找我,問我在公司那邊都做了什么,有沒有可以拿出來的東西給他看,我說了些大概情況,并說只有一些自己敲的代碼,沒做什么系統啥的。然后他又問我,暑假有唅打算,我跟他說有事回家,他的意思不想我回去,最后我跟說徐老師已

經答應啦,他才罷休。(我想他大約,要么怕我去實習引起他手下學生不滿,要么是人手不足因為當時我舍友正住院,而且這已是半年內第二個住院的。然而事情并沒有結束,9月4日,我跟徐老師打電話說了,先不去公司,在學校做論文和準備校招。而到了9月5日,晚上石老師管我要我在公司的簽到記錄,我立即就想到這家伙要搞事情,可是真要又不能不給,所以我有確認性的又問了一句:“你真的要簽到記錄?”他說要。

 

◆校招與論文

迅雷在线观看  

罘然到了9月13日,徐老師突然給我打電話,讓我到實驗室,我到的時候,徐老師和一個女的坐在是老師辦公室的會議桌旁邊,而石老師在里間進出好像在拿什么似的,出來也沒坐。徐老師跟我說,既然不去公司那邊,就專心看論文,要每周定期先書面匯報,再研討。因為校招筆試,我把寫匯報推得晚一點,但也不會超過約定的時間。他乜不知記錯啦還是怎么著,早早來催我交書面匯報,我趕緊把看的寫了一下發給他。然后第二天,把我叫到他辦公室,我跟他解釋說“我有筆試,稍晚了些”,他就說“秋招過了還有春招,論文要緊,以后如果再不按期交匯報,小心中期審核過不去,就等著退學吧。”我只得跟他重新說好交匯報的時間。這日子過得真是又恨又急,哪有等著春招的,看著實驗室其他人都在熱火朝天的找工作,怎么能看得下去論文,就只能盡量不去實驗室。可校招就是校招,到處都是找工作的聲音,躲不了的,于是只能盡可能在完成匯報的同時參加筆試、面試。校招需要聽報告會,參加筆試、面試;論文需要靜下心來好好看,沒辦法,

最后就只能只參加一些校招筆試和重要面試,實在是真的兩邊不得好。接下來近兩個月里,基本上就這樣。校招進展慘淡,然后每周按時匯報、研討,只是剛開始幾次徐老師還過來之后他來都不來啦,都是跟他打電話說一說。其中找到一兩個點想做,征求他的意見,他說不好什么什么。問他能不能給幾個具體些的研究點,也是什么都沒給。11月后,實驗室同學、學長們,都開始陸續拿到不少 offer,興奮的討論

著,自己這邊毫無結果,論文也還沒確定要硏究的點。這日子過得真是又恨又急,哪有等著春招的,看著實驗室其他人都在熱火朝天的找工作,怎么能看得下去論文,就只能盡量不去實驗室。可校招就是校招,

到處都是找工作的聲音,躲不了的,于是只能盡可能在完成匯報的同時參加筆試、

面試。

校招需要聽報告會,參加筆試、面試;論文需要靜下心來好好看,沒辦法,最后就只能只參加一些校招筆試和重要面試,實在是真的兩邊不得好。接下耒近兩個月里,基本上就這樣。校招進展慘淡,然后毎周按時匯報、研討,只是剛開始幾次徐老師還過來,之后他來都不來啦,都是跟他打電話說一說。其中找到一兩個點想做,征求他的意見,他說不好什么什么。問他能不能給幾個具體些的研究點,也是什么都沒給。11月后,實驗室冋學、學長們,都開始陸續拿到不少 offer,興奮的討論著,自己這邊毫無結釆,論文也還沒確定要研究的點。感覺幾近絕望。我思慮再三,最后決定去向石老師征求意見,看他能不能給些指導意見。我見到他的時候,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他看到我板著一張臉問有啥事,我來求人的,所以就好好說明來意。他聽了,直接說“想聽我的意見,轉組過來跟我做,給你三天時間考慮好跟我說我回去跟徐老師說了一下情況,他說沒什么,跟他們說做都是一樣的然后我去公司那邊收拾東西,恰逢分部也準備要搬家。其實這個事說來有很久啦,早在三四月份有人離職,要招人的時候,陳哥就抱怨位置太偏,很多人

不愿意來,估計是終于周總同意啦,找了新的地方。他就發給我十幾篇全英的資料,有論文,有相關電子版.圖片文字識別書籍,做時序數據的索引查詢,每周找他匯報進度。一周后,我找他匯報,他一頓挑挑揀揀:第二周,找他匯報,問了句“資料都看完沒?”聽到沒有,扭頭就走啦。經過這一系列的事情,我也是失落到了極點。實驗室大家有人又新拿到ofer,有人要簽約。之后我去實驗室漸漸少啦,偶爾有招聘的機會,就去看-下。人家就問啦“現在才找工作,早點啥情況。之后再見石老師,就是18年4月。他找我,我在實驗室發現自己的座位上都是他的器村,就問他能不能把東西挪一下,他讓我寫篇檢討書來,“我是答辯委員會主席,不聽我的,到時侯答辯都別想參加!”然后我就回去寫了一篇,寫自己前邊一直聽自己導師的安排做事,后邊跟石老師做論文,進度慢啦,用心不夠,應該好好做,以后保證,他看了冷冷一笑,然后問我什么時候交文獻綜述給他,還約定了時間,要我簽字保證。我請他把實驗室的位置還給我,他“你前邊也不怎么來,還要什么座之后,除了五月份院里要材料,我就再沒去過一次實驗室

遭遇

其實,后邊延期畢業的事是我自己提出來的自己的導師徐海銀,除了自己利益相關的事,一概不怎么上心;自己的辦公室一年去不了幾次;安排我去外邊做事,連我的培養計劃,都是讓別人決定的;在校招季,過迫我趕緊做論文,以免我不能如期畢業影響到他。使得我在實驗室與其他人的步調相悖,處處尷尬,進退維谷。實驗室負責人石柯,因為沒跟他做項目,影響了他的賺錢大計,以權謀私,屢屢借機刁難。華科曾是我多么想來的地方,為此,我考了兩次,然而又能怎么樣呢?這些教授”都忙著賺錢,各拉項目找合作,導師的話聽是不聽,答辯委員會主席呀,人家的話你敢不聽,一個天生視力三米外看不清別人的臉的人,跟人說又有誰在意;父母為此付出無數的汗水,如何回報:華科計算機就業率很高,沒找到工作是什么處境:兩年來,每日翻來覆去睡不著。該怎樣。

①徐老師:徐海銀,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副教授

②石老師:石柯,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教授,軟件理論所副

所長,物聯網實驗室答辯委員會主席

華科16級研究生陳澤民

2019年6月27日

迅雷在线观看  

 

迅雷在线观看  

 

 

迅雷在线观看  

上下滑動絕筆信內容

 

2

 

悲劇發生的背后,到底誰是劊子手?

 

 

導師徐老師

 

 

絕筆信中寫道,在陳澤明入學后,徐老師剛開始并沒有出現,出現后也是讓陳澤明去公司做項目,順便賺生活費。

 

一個默認的事實是,在成為研究生之后,某些導師已經不再是導師,而是“老板”。他們部分會把學生當“奴隸”,幫其干活。

 

因為參與的項目都會寫進簡歷里面成為以后就業的一個籌碼,研究生就怕老師沒項目,沒項目就相當于老師沒有很好的課題和發展。

 

宋飛帥律師,尊而光律師事務所

(圖片來源于知乎)

導師們也深知學生考研考博已花費巨大代價,一般人只要選擇了導師之后,很難再更改。

 

所以在導師與學生的相處中,學生完全處于弱勢一方,而這時的陳澤明也是完全言聽計從。

 

中途一邊做項目一邊上課直到校招到后面發現自己不僅浪費了大把時間,也并沒有學到真本事,提出不再去公司的情況后被徐老師拒絕,也因此耽擱了后面論文的完成和校招,

 

整個過程中,陳澤明多次求助徐老師都是不聞不問。徐老師作為導師對學生的不聞不問、對學生的畢業前途不負責任這是第一把推手。
 

宋飛帥律師,尊而光律師事務所

 

 

 

石老師,實驗室負責人、論文答辯委員會主席

 

 

絕筆信中是這樣描述石老師的,“石老師人很好,之前有掛科,沒拿到獎學金,石老師給補了回來”開學初期沒見到徐老師的陳澤明見到了石老師,而且石老師給了他“培養計劃”。

 

因為陳澤明答應給徐老師做項目,在去公司的前一天才告知石老師,第一次得罪了石老師,也是第一次石老師給陳澤明穿了小鞋,給了他三等獎學金

 

宋飛帥律師,尊而光律師事務所

 

也就是這次的穿小鞋讓陳澤明認為石老師后面都是“關心”,第二學期的暑假,在陳澤明畢業要求還遠未達到情況下,石老師讓陳澤明閱讀文獻、做項目。

 

在論文即將答辯的時候提醒陳澤明定時交匯報,確定研究點,所有的一切在他看來,石老師一直都在給他穿小鞋,在論文上為難他最終導致他延遲畢業!

 

石老師錯就錯在第一次不該給他穿小鞋,即使后面真的為陳澤明畢業考慮,也會讓陳澤明誤解在刁難他。

 

 

 

 

研究生陳澤明

 

 

“凌晨2點多,當長途大巴車緩緩駛入武漢市區,借著微弱的路燈,我坐在窗前努力地想要看清窗外的每一條街道、建筑,盡管這是下來兩年自己將要生活在這里,心中禁不住有些激動。”

 

3年前,坐了10多個小時大巴的陳澤明剛來到武漢,他來自河南的某個縣城,辛苦奮斗考了兩年的研,最終進入了夢寐以求的大學,家中還有個妹妹,就這樣背負著全家人的希望和一切美好的幻想進入了大學。

 

殊不知現實和理想的差距,中間陳澤明一次次燃起希望,也一次次破裂。

 

在同學看起來陽光的外表下,陳澤明內心實則更敏感和脆弱,不是來自于大城市,不是保研,本科學歷的差異,他比其他學生更想好好畢業后找到一份好工作,于是他按照徐老師說的一步步去做。

 

在吳老師第一次給他穿小鞋后,不管是后期讓他暑期留在學校做項目或者交論文,在陳澤明看來,都是石老師處處在為難他。

 

宋飛帥律師,尊而光律師事務所

“但是確實會有一種現象是:導師這邊的項目沒做完,學生就要畢業了,面對畢業論文、校招、項目,主要都是看自己如何協調。”這是很多華科讀研的學生正在面對的事情。

 

看著同學一個個陸續拿到了offer,因為項目而最終導致校招沒招上,畢業延遲,最終誰對誰錯?

 

在原本畢業的一年多時間后,陳澤明才最終選擇了跳樓自殺,在這一年期間,他又經歷了怎樣的掙扎?我們不得而知。

 

而在這期間,學校似乎沒有對他進行心理上的關注,而陳澤明也沒有尋求任何人的幫助,把陳澤明推下樓的劊子手還有很多.....

宋飛帥律師,尊而光律師事務所

 

宋飛帥律師:當一個人覺得自己沒有活路的時候才會選擇死。那就要看他為什么覺得自己沒有活路?這個問題分兩個點看:他認為、沒有活路,也就是主觀的事和客觀的事。死者為大,不想過多批判討論。

 

客觀上根據陳澤明的說明那就是被導師坑,畢業受阻,學無所成,同學面前抬不起頭,父母面前直不起腰,還沒有正式進去社會去面臨最大的窘境: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老家。

 

 

3

 

迅雷在线观看  

宋飛帥律師:悲劇已經發生,但最終也要能夠等到公安部門的定性:自殺還是其他。網絡傳播消息要謹慎克制,不信謠不傳謠,網絡不是法外之地。

 

這個事情上,有人問過飛帥律師,即便是自殺的話,“逼”死他的老師負不負責任?他當時的回答:一旦所述被證實,肯定脫不了干系,但追究法律責任不太可能。

 

法律上看,死亡原因要看因果,認定事情性質不能隨意。促成死亡的原因應該是自己剝奪了自己生命的權利,他人沒有直接促死。換個角度:向他這樣的很多,為什么只死了他一個。

 

法律的分析本身就是冷冰冰,就如同永遠睜不開眼睛的這個孩子。

宋飛帥律師,尊而光律師事務所

 

拋開律師身份,宋飛帥律師也有一些另外的看法:一個高知自殺,這必然會引發社會討論,不過令人窒息的是:多次事發多次討論,也僅僅是討論,卻沒有得到制度上的改變。

 

研學機構利益化,高知分子廉價勞動力的命運似乎在很多地方上演。當然,不能白白犧牲,如果所述為真,那些游蕩在人間的魔鬼也必須給他收了。

 

“要有敬畏之心,天網恢恢,舉頭三尺有神明,這些,都是要應驗的。”

宋飛帥律師,尊而光律師事務所

 

4

 

事情發生后,大家吃完瓜該散就散,甚至可能在扎堆的新聞中也壓根兒沒注意到他的存在,

 

微博該撤就撤,都在討論開學一個月花費幾千塊錢合適,而他再也不會開學了,

 

學校方該封閉消息就封閉消息,在輿論的層層壓迫下,終于回應了:積極配合警方調查工作。

宋飛帥律師,尊而光律師事務所

 

“我同情他的遭遇,也看不起他以這種極端方式作斗爭,只會讓他的父母余生悲痛”不知為什么,看到這條評論確實有點悲傷。

 

每年看到這樣的新聞,飛帥律師更希望將之定義為事件,某個可以引發教育體制改革的事件。

 

匆匆生活麻木了很多人,也許這個事件會跟其他新聞一樣自然或者被動的消失在網絡中,

 

逝去的生命最多也是關注者的一聲嘆息或者好事者批評的煩咒,到最后痛心的也只有他父母。

宋飛帥律師,尊而光律師事務所

 

“活路無數條,但死路只有一條。”在陳澤明跳樓之后,能改變什么,會改變什么?

 

這類事件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如果說你的孩子到了這個年紀有此遭遇會怎么辦?

 

飛帥律師說,“作為父親,我想借用普京的一句話:他們信仰上帝有沒有錯我不知道,不過我會親手送他們見上帝。”

 
律師團隊
  • 張梅
    勞動法務部主任,管理合伙人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程智華
    迅雷在线观看主任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宋飛帥
    律所黨支部書記 、企業法務部主任 、合伙人律師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
  • 王亞玲
    肆委會主任、涉外法務部精英律師
    婚姻家事、合同糾紛